想开车又不开的刀

又懒又生病,所以更懒了2333

不期而遇(2)

  张伟觉得,十五岁好像就可以去死了,他想过无数的死法,最后还是希望能很安静的没有痛苦的死去。不过张伟觉得自己会孤独而死,这好像是他该有的结果。
    1
   
    张伟在台上用力的唱着,一唱歌他什么都能忘记,对他来说音乐就是毒品,让他放纵,幻觉,快乐,宣泄。人们为他欢呼。他热情回应,唱完对台下大喊“我爱你们,谢谢各位!”
   
    下了台又觉得,嘁,谁又真的爱谁啊……
    

    张伟唱完歌就喜欢跑回出租屋里窝着,做音乐也好看书也罢。他喜欢酒吧的热闹喜欢在酒吧唱歌和人群一起狂欢,可有他又讨厌酒吧里香水和烟草混合的气味,那气味熏得他想吐,有好几次他都在卫生间干呕。而卫生间和走廊里常常有人在接吻或是欢爱,张伟看到就像一只老鼠闷着头快速逃离。

      张伟会失眠,睡着会做那种掉进幽暗的水里,想要挣扎出水面却又黑色的手爪缠住双脚往下拉他,怎么扯也扯不断,要把他拉进黑暗深渊的梦。醒来的时候满头是汗,他坐在床上想,也许他该找个心理医生看看。

       张伟饮食作息的不规律且爱吃垃圾食品,别人嫌弃他吃得津津有味还不厌烦,吃得自己有一些发福,肚子上有了一圈肉。洗完头掉了好多头发,茫然地看着浴室镜子里湿哒哒的自己,张伟觉得他陌生得不行。

       开始抽烟还抽的挺猛,晚上的时候在关了灯的卧室里抽完几只烟然后安静睡去。张伟觉得生活沉闷单调,但他却不可舍弃。

        回父母家吃饭,唯一能安慰他的是爸妈身体健康并且生活的不错。忘记一切和父母聊天谈笑,却在出了门的瞬间神色黯淡。回家的路上把兜里的零钱给了天桥上的流浪汉,把从爸妈家拿回来的剩饭喂了出租屋院里的野猫。不写歌就躺在床上休息或者听音乐,提前进入老年人生活。

      在被唱片公司拒绝的回家路上被突来的大雨淋的浑身湿透,然后狼狈的回家。生病了就窝在家里睡长长的觉,睡出一身黏汗。一个人坐公交坐地铁,一个人吃饭散步,张伟感觉部分功能都快退化了……在落叶满路的小路上走着走着的时候突然找不到活着的动力,茫然的停留好一会儿。

     张伟二十四岁,觉得孤独像一只日益增长的怪兽,正在将他慢慢吞噬。

     在白敬亭第二次跟着张伟回家的时候张伟发现了他。

    剪短发穿牛仔裤和白体恤眼角有颗泪痣的少年偷偷跟在他后面。张伟一眼认他出是酒吧差点让人给打了的小孩,他想小孩跟了那么长应该不是道谢,出现在酒吧里的小屁孩该不是个小混混看中他了想抢钱吧。如果这样那小屁孩可选错人了,第一他没钱,第二他最讨厌小白眼狼了,要是小屁孩敢抢他,他一定揍他一顿。
   
   
    可是白敬亭没有给张伟揍他的机会,只是乖乖的跟在张伟后面,到了目的地又悄悄转身离开。白敬亭这种跟踪又什么都不做的行为让张伟几次有想冲过去提着他衣领问他跟着自己干嘛,但又怕自己是想多了自作多情,索性用白敬亭只是同路来说服自己。时间一长,张伟都被跟习惯了。

  
      白敬亭不止跟着他还常常来听张伟唱歌,张伟看看台下看他看得一脸专注的小男生,只希望他被爸妈捉回家打一顿长个记性不要再来了,他和这里明明是格格不入的……还有就是自己的桃花都是烂桃花……
   
   
     张伟说自己一直都是真心换绝情,好比如这段恋情吧,他掏心掏肺的对待最后只换来一句分手吧。真爱就是鬼,虽然一直有人说,但是却没人真的见过。
   
   
    为了庆祝自己失恋了,张伟到酒吧里喝酒,没喝多少却不可抑制地哭了。
   
   
    他想他确实是因为坚强才活到了现在,可是好累啊……
   
   
    以前对自己说没关系的,以后会变好的,可是到了以后好像变得糟了。
   
   
    悲伤一时倾涌,如江海中的大浪将人吞噬。张伟坐在热闹喧嚣的酒吧里哭的不能自已,可是似乎并没有人注意他,每个人都忙着寻欢作乐。

     白敬亭不同,他不是来寻欢作乐的,他就是看张伟的,他的哭笑都是他关心的。
   
   
    哭够了的张伟趴在白敬亭背上莫名安心,他觉得白敬亭能把他送回家。这个是不很熟的熟人就在那个张伟痛哭流涕的雪夜正式闯入张伟的生命里。

      有些看似意料之外的事其实说不定是个美好的礼物,张伟觉得和白敬亭认识是这样。

      早上六点,张伟这么早起床是难得一见的。爸妈原先住的地方要拆迁了,今天搬家,张伟要赶过去帮忙。1

       看看手机,和搬家公司约定的时间离现在还早,张伟想既然都起这么早了不如去找点好玩的。

      白敬亭停了自行车在小摊边买早点,边掏钱边想着今天还是跟昨天吃一样的吧,反正没啥特别想吃的。

      “老板,一份煎饼果子。”

      “哎哎,老板我也要一份!”

       白敬亭听见张伟的声音下意识回头看,真的看到张伟现在他身边的那一瞬间其实他还有点不敢相信,毕竟能在白天见到张伟的次数屈指可数,现在还是大清早,白敬亭有一中想捏他脸的冲动,他想看看是不是活的张伟。

        “哎呦喂,这不是小白嘛!可真是巧呐!”张伟露出一脸夸张的惊讶转头看着白敬亭说。

        白敬亭看着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张伟这演技真心烂,比他的英语成绩还烂,哈哈。

        “少来,什么白同学啊,我不认识你!”白敬亭收了笑摆出一脸骄傲看着张伟说,准备逗逗张伟。

       “是是是,我认错了,哎老板我的煎饼果子好了吗?我着急走。”张伟也索性装不认识转头催煎饼果子老板。

        白敬亭有点生气,这世道太暗了,还不允许他逗张伟一回吗,他不理张伟看他能怎么滴。

        张伟的煎饼果子到他手上了,白敬亭的也好了,白敬亭刚想付钱就让张伟抢了先。

        “哎,老板我连这位帅哥的也一起付了。”张伟递过钱去就转身离开了。白敬亭拎着煎饼果子转身追了过去。

         “哎呦喂,您干什么啊,我这腰快折了!”张伟没走出几步就让白敬亭蹦上背还锁了喉。

         “想走没那么容易,豆浆都不买一个想噎死我啊!”背后传来白敬亭带着笑意的声音。

         “哎呦喂,买买买,想喝多少袋都买!您先下来成吗,我的腰快让您给压断了!”

         “这还差不多。”白敬亭心满意足地放开了张伟。

          张伟如他所言给白敬亭买了热乎乎的豆浆还插好吸管送到白敬亭手里。

          白敬亭颇为满意,吸了一大口,嘴里感叹着今早的豆浆特别好喝。

          “你为什会出现在这里?”白敬亭咬着吸管问。

   
          “我这不是想您了嘛,顺道来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见您,没想到今个运气还挺好。”张伟笑嘻嘻的说。
   
   
    虽然可能是开玩笑的话,白敬亭还是红了双耳。不管张伟有没有想他,他倒是好想张伟。
   
    白敬亭一直以为体育够好就能上高中,直到这个“以为”被张伟无情的嘲笑说,你以为全市的高中是你开的啊!白敬亭才知道文化分的重要性,还有他并不是很喜欢体育,可是他除了体育什么科都不好。

     而张伟说他以前上学时则是除了体育什么科都好……
   
   
    白敬亭觉得要不他不上学了,可是张伟能唱歌他却什么不会,按照张伟说的将来怕是没有出息啃老一辈子,白敬亭觉得啃老一辈子也太丢人了吧,虽然他皮,可是对父母的孝心也不假,除了把好好学习当成耳旁风。为了不啃老白敬亭决定好好努力了,拿出空白了好久的练习册开始做题,还拉了张伟辅导他。

       张伟在翻着白眼指导白敬亭做完一页题后语重心长对白敬亭说:“小白咱俩绝交吧。”

        “为什么?”白敬亭一脸懵逼。

        “老师不是说,别和学渣做朋友嘛。”

        白敬亭:……

        白敬亭气得甩门离开时张伟在后面喊了一句,小白考不起个高中别说我认识你啊!哈哈哈哈哈!

       白敬亭觉得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虽然他真的是学渣但是张伟能不能别这么直白说出来,太他妈伤人了。

       白敬亭一生气不去找张伟了,乖乖窝在家里学习,他要让张伟刮目相看,谁还考不起个高中了!白敬亭妈妈看到自家的混世魔王突然变了是又惊又喜,买了一堆补脑的的给白敬亭,导致白敬亭看到电视上相关的广告就想吐。

       然而白敬亭一个学渣自己怎么学也抵老师讲解来的清楚,他妈看他这么吃力就给他报了学校的补习班。白敬亭也发了狠的学,戒了游戏和漫画,一心一意埋头学习,连张伟都不去找了。

       不找归不找,有时候想张伟想不行想偷偷跑出去找张伟,看看桌上的练习册又挣扎着放弃了。张伟倒是每个周六晚上给他打一通骚扰电话,内容以问东问西和各种打击调戏白敬亭为主,白敬亭嘴上对他不客气,心里不知道多高兴,张伟的电话给他的快空的血槽一次次重新注满,让他有力气再次和各种课本习题做斗争。

    没有什么是不能熬过去的,只是有你的陪伴更好。

      晴朗的周末令人愉快,对于白敬亭来说已经无所谓了,不管是晴还是阴他都要去学校补课,睡懒觉和打游戏都是tan90°不存在的。罢了罢了,他已经麻木了。
    

      张伟的突然的出现让白敬亭感觉是喝了一个月的牛奶喝到都没有感觉时突然给了他一瓶冰镇的橘子汽水,酸甜又爽口,喝得他心里都滋啦啦冒气泡。

     
      吃完了煎饼果子白敬亭就得走了,不然得迟到了,白敬亭装做无所谓的样子和张伟告别,心里却忍不住失落。学习真的好累,他好想打游戏好想睡懒觉,更想每天赖在张伟的身边打游戏睡懒觉。可是得考上高中啊,不上高中他自己也没有什么能干啊……

     
       白敬亭忍住失落骑上自行车准备走了,走之前回头看一眼张伟。

       “小白”张伟叫他。
       “嗯?”
       “好好学习,要是你能摆脱班级倒十春节我来找你玩,然后等你考完了我带你去吃好吃了玩好玩的!”

        “您说的啊!我要拟一个单子,写好我想吃的和想玩的等着你!”白敬亭说完就骑上车飞快走了。

        张伟看着他离开,笑着摇摇头。这臭孩子,就想着破他的财……

        阳光打在白敬亭的身上,显得整个人朝气蓬勃,自行车被他骑的很快,头发和嘴角一并上扬。

       在晴朗周末去学校补课的路上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心情真的是很好。

    
   
   
   
    哎呦喂,2333,比预期长啊……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