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开车又不开的刀

黄粱一梦

不期而遇(2)

  张伟觉得,十五岁好像就可以去死了,他想过无数的死法,最后还是希望能很安静的没有痛苦的死去。不过张伟觉得自己会孤独而死,这好像是他该有的结果。
    1
   
    张伟在台上用力的唱着,一唱歌他什么都能忘记,对他来说音乐就是毒品,让他放纵,幻觉,快乐,宣泄。人们为他欢呼。他热情回应,唱完对台下大喊“我爱你们,谢谢各位!”
   
    下了台又觉得,嘁,谁又真的爱谁啊……
    

    张伟唱完歌就喜欢跑回出租屋里窝着,做音乐也好看书也罢。他喜欢酒吧的热闹喜欢在酒吧唱歌和人群一起狂欢,可有他又讨厌酒吧里香水和烟草混合的气味,那气味熏得他想吐,有好几次他都在卫生间干呕。而卫生间和走廊里常常有人在接吻或是欢爱,张伟看到就像一只老鼠闷着头快速逃离。

      张伟会失眠,睡着会做那种掉进幽暗的水里,想要挣扎出水面却又黑色的手爪缠住双脚往下拉他,怎么扯也扯不断,要把他拉进黑暗深渊的梦。醒来的时候满头是汗,他坐在床上想,也许他该找个心理医生看看。

       张伟饮食作息的不规律且爱吃垃圾食品,别人嫌弃他吃得津津有味还不厌烦,吃得自己有一些发福,肚子上有了一圈肉。洗完头掉了好多头发,茫然地看着浴室镜子里湿哒哒的自己,张伟觉得他陌生得不行。

       开始抽烟还抽的挺猛,晚上的时候在关了灯的卧室里抽完几只烟然后安静睡去。张伟觉得生活沉闷单调,但他却不可舍弃。

        回父母家吃饭,唯一能安慰他的是爸妈身体健康并且生活的不错。忘记一切和父母聊天谈笑,却在出了门的瞬间神色黯淡。回家的路上把兜里的零钱给了天桥上的流浪汉,把从爸妈家拿回来的剩饭喂了出租屋院里的野猫。不写歌就躺在床上休息或者听音乐,提前进入老年人生活。

      在被唱片公司拒绝的回家路上被突来的大雨淋的浑身湿透,然后狼狈的回家。生病了就窝在家里睡长长的觉,睡出一身黏汗。一个人坐公交坐地铁,一个人吃饭散步,张伟感觉部分功能都快退化了……在落叶满路的小路上走着走着的时候突然找不到活着的动力,茫然的停留好一会儿。

     张伟二十四岁,觉得孤独像一只日益增长的怪兽,正在将他慢慢吞噬。

     在白敬亭第二次跟着张伟回家的时候张伟发现了他。

    剪短发穿牛仔裤和白体恤眼角有颗泪痣的少年偷偷跟在他后面。张伟一眼认他出是酒吧差点让人给打了的小孩,他想小孩跟了那么长应该不是道谢,出现在酒吧里的小屁孩该不是个小混混看中他了想抢钱吧。如果这样那小屁孩可选错人了,第一他没钱,第二他最讨厌小白眼狼了,要是小屁孩敢抢他,他一定揍他一顿。
   
   
    可是白敬亭没有给张伟揍他的机会,只是乖乖的跟在张伟后面,到了目的地又悄悄转身离开。白敬亭这种跟踪又什么都不做的行为让张伟几次有想冲过去提着他衣领问他跟着自己干嘛,但又怕自己是想多了自作多情,索性用白敬亭只是同路来说服自己。时间一长,张伟都被跟习惯了。

  
      白敬亭不止跟着他还常常来听张伟唱歌,张伟看看台下看他看得一脸专注的小男生,只希望他被爸妈捉回家打一顿长个记性不要再来了,他和这里明明是格格不入的……还有就是自己的桃花都是烂桃花……
   
   
     张伟说自己一直都是真心换绝情,好比如这段恋情吧,他掏心掏肺的对待最后只换来一句分手吧。真爱就是鬼,虽然一直有人说,但是却没人真的见过。
   
   
    为了庆祝自己失恋了,张伟到酒吧里喝酒,没喝多少却不可抑制地哭了。
   
   
    他想他确实是因为坚强才活到了现在,可是好累啊……
   
   
    以前对自己说没关系的,以后会变好的,可是到了以后好像变得糟了。
   
   
    悲伤一时倾涌,如江海中的大浪将人吞噬。张伟坐在热闹喧嚣的酒吧里哭的不能自已,可是似乎并没有人注意他,每个人都忙着寻欢作乐。

     白敬亭不同,他不是来寻欢作乐的,他就是看张伟的,他的哭笑都是他关心的。
   
   
    哭够了的张伟趴在白敬亭背上莫名安心,他觉得白敬亭能把他送回家。这个是不很熟的熟人就在那个张伟痛哭流涕的雪夜正式闯入张伟的生命里。

      有些看似意料之外的事其实说不定是个美好的礼物,张伟觉得和白敬亭认识是这样。

      早上六点,张伟这么早起床是难得一见的。爸妈原先住的地方要拆迁了,今天搬家,张伟要赶过去帮忙。1

       看看手机,和搬家公司约定的时间离现在还早,张伟想既然都起这么早了不如去找点好玩的。

      白敬亭停了自行车在小摊边买早点,边掏钱边想着今天还是跟昨天吃一样的吧,反正没啥特别想吃的。

      “老板,一份煎饼果子。”

      “哎哎,老板我也要一份!”

       白敬亭听见张伟的声音下意识回头看,真的看到张伟现在他身边的那一瞬间其实他还有点不敢相信,毕竟能在白天见到张伟的次数屈指可数,现在还是大清早,白敬亭有一中想捏他脸的冲动,他想看看是不是活的张伟。

        “哎呦喂,这不是小白嘛!可真是巧呐!”张伟露出一脸夸张的惊讶转头看着白敬亭说。

        白敬亭看着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张伟这演技真心烂,比他的英语成绩还烂,哈哈。

        “少来,什么白同学啊,我不认识你!”白敬亭收了笑摆出一脸骄傲看着张伟说,准备逗逗张伟。

       “是是是,我认错了,哎老板我的煎饼果子好了吗?我着急走。”张伟也索性装不认识转头催煎饼果子老板。

        白敬亭有点生气,这世道太暗了,还不允许他逗张伟一回吗,他不理张伟看他能怎么滴。

        张伟的煎饼果子到他手上了,白敬亭的也好了,白敬亭刚想付钱就让张伟抢了先。

        “哎,老板我连这位帅哥的也一起付了。”张伟递过钱去就转身离开了。白敬亭拎着煎饼果子转身追了过去。

         “哎呦喂,您干什么啊,我这腰快折了!”张伟没走出几步就让白敬亭蹦上背还锁了喉。

         “想走没那么容易,豆浆都不买一个想噎死我啊!”背后传来白敬亭带着笑意的声音。

         “哎呦喂,买买买,想喝多少袋都买!您先下来成吗,我的腰快让您给压断了!”

         “这还差不多。”白敬亭心满意足地放开了张伟。

          张伟如他所言给白敬亭买了热乎乎的豆浆还插好吸管送到白敬亭手里。

          白敬亭颇为满意,吸了一大口,嘴里感叹着今早的豆浆特别好喝。

          “你为什会出现在这里?”白敬亭咬着吸管问。

   
          “我这不是想您了嘛,顺道来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见您,没想到今个运气还挺好。”张伟笑嘻嘻的说。
   
   
    虽然可能是开玩笑的话,白敬亭还是红了双耳。不管张伟有没有想他,他倒是好想张伟。
   
    白敬亭一直以为体育够好就能上高中,直到这个“以为”被张伟无情的嘲笑说,你以为全市的高中是你开的啊!白敬亭才知道文化分的重要性,还有他并不是很喜欢体育,可是他除了体育什么科都不好。

     而张伟说他以前上学时则是除了体育什么科都好……
   
   
    白敬亭觉得要不他不上学了,可是张伟能唱歌他却什么不会,按照张伟说的将来怕是没有出息啃老一辈子,白敬亭觉得啃老一辈子也太丢人了吧,虽然他皮,可是对父母的孝心也不假,除了把好好学习当成耳旁风。为了不啃老白敬亭决定好好努力了,拿出空白了好久的练习册开始做题,还拉了张伟辅导他。

       张伟在翻着白眼指导白敬亭做完一页题后语重心长对白敬亭说:“小白咱俩绝交吧。”

        “为什么?”白敬亭一脸懵逼。

        “老师不是说,别和学渣做朋友嘛。”

        白敬亭:……

        白敬亭气得甩门离开时张伟在后面喊了一句,小白考不起个高中别说我认识你啊!哈哈哈哈哈!

       白敬亭觉得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虽然他真的是学渣但是张伟能不能别这么直白说出来,太他妈伤人了。

       白敬亭一生气不去找张伟了,乖乖窝在家里学习,他要让张伟刮目相看,谁还考不起个高中了!白敬亭妈妈看到自家的混世魔王突然变了是又惊又喜,买了一堆补脑的的给白敬亭,导致白敬亭看到电视上相关的广告就想吐。

       然而白敬亭一个学渣自己怎么学也抵老师讲解来的清楚,他妈看他这么吃力就给他报了学校的补习班。白敬亭也发了狠的学,戒了游戏和漫画,一心一意埋头学习,连张伟都不去找了。

       不找归不找,有时候想张伟想不行想偷偷跑出去找张伟,看看桌上的练习册又挣扎着放弃了。张伟倒是每个周六晚上给他打一通骚扰电话,内容以问东问西和各种打击调戏白敬亭为主,白敬亭嘴上对他不客气,心里不知道多高兴,张伟的电话给他的快空的血槽一次次重新注满,让他有力气再次和各种课本习题做斗争。

    没有什么是不能熬过去的,只是有你的陪伴更好。

      晴朗的周末令人愉快,对于白敬亭来说已经无所谓了,不管是晴还是阴他都要去学校补课,睡懒觉和打游戏都是tan90°不存在的。罢了罢了,他已经麻木了。
    

      张伟的突然的出现让白敬亭感觉是喝了一个月的牛奶喝到都没有感觉时突然给了他一瓶冰镇的橘子汽水,酸甜又爽口,喝得他心里都滋啦啦冒气泡。

     
      吃完了煎饼果子白敬亭就得走了,不然得迟到了,白敬亭装做无所谓的样子和张伟告别,心里却忍不住失落。学习真的好累,他好想打游戏好想睡懒觉,更想每天赖在张伟的身边打游戏睡懒觉。可是得考上高中啊,不上高中他自己也没有什么能干啊……

     
       白敬亭忍住失落骑上自行车准备走了,走之前回头看一眼张伟。

       “小白”张伟叫他。
       “嗯?”
       “好好学习,要是你能摆脱班级倒十春节我来找你玩,然后等你考完了我带你去吃好吃了玩好玩的!”

        “您说的啊!我要拟一个单子,写好我想吃的和想玩的等着你!”白敬亭说完就骑上车飞快走了。

        张伟看着他离开,笑着摇摇头。这臭孩子,就想着破他的财……

        阳光打在白敬亭的身上,显得整个人朝气蓬勃,自行车被他骑的很快,头发和嘴角一并上扬。

       在晴朗周末去学校补课的路上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心情真的是很好。

    
   
   
   
    哎呦喂,2333,比预期长啊…… 

不期而遇



(1)

     白敬亭吃完晚饭带着自家饭桶出去遛弯,三四月份的街道上被路边栽种的花树落下的花瓣铺了一层淡粉的地毯,美得白敬亭都有点不忍心踩上去了。但是饭桶却兴奋极了拽着他横冲直撞的,白敬亭看着自家饭桶颇感无奈。

    就这样被拖了一大截路,白敬亭得懒得出力反抗嗨得仿佛嗑药了的饭桶就索性由着它走,反正他也不急着回家。
   
   
    当眼前的建筑出现在白敬亭眼前他不由得停下了脚步,一直急着探路的大金毛看主人不动了也就乖乖的停在原地等待。白敬亭盯着眼前的酒吧出了神。
   
   
    他好久没有来了,久到快忘记有这个地方的存在了。
   
   
    这个酒吧,是他第一次见张伟的地方。
   
 
(2)
    青春期的躁动与迷茫很公平地眷顾了每个人,白敬亭也如此。他很皮,是老师眼里的坏学生。逃课,打架,甚至躲在天台上学着电影里他觉得帅气十分的社会仔摆个潇洒的姿势抽烟,和老师眼中品行不好的学生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和他们一起鄙视坐在教室里好好学习的书呆子们。

   
     同样,他也对未来毫无期待,日子在他眼里就那样,过一天算一天。
   
   
    白敬亭承认第一次进酒吧的时候他有点怕。算了,老实说,不只是怕还有怂。平时和他所谓的兄弟们把古惑仔当成偶像学着人家一股社会气在学校里装装逼还行,真的到了夜场子就原形毕露了。毕竟他们一群人还只是穿校服的小屁孩,连身上的体毛也才刚才生长。随便来个汉子他可能还不到人家下巴,就算被人打了还得仰着头才能看清是谁打的他,就他那平时用来吓唬自家同学的小拳头估计能被人一把给捏碎喽。
   
   
    所以在酒吧里白敬亭反而乖起来了,收了平时的张扬。可是这麻烦吧,你找它找惯了之后突然不找它,它是会想念你的。白敬亭不经意的一个转身就撞了人,还弄脏了人家的衣服。对不起都没来得及说就让人揪了领子骂瞎了眼,本来到这就够憋的,这回又让人给揪了领子就骂,白敬亭这火气一下上来了,毕竟是学校里白小爷,不反击传出去让他以后怎么混啊!所以脑瓜子一热就跟人杠上了。
   
    可白敬亭是学校里混的,人家是社会上混的。凭他使了吃奶的劲儿都挣不开被揪着的领子,既然不能动手就动口啊,白敬亭一急眼嘴里就开始冒脏话。

  
     人家还能忍着不收拾他啊,和他一起来的同伴看着快到白敬亭脸上的拳头齐刷刷的闭上了眼睛表示不忍心看。就连白敬亭自己都认命的闭上眼睛准备等着吃拳头。可是这拳头来的似乎有点慢。
   
   
    “哎呦喂,龙哥您这是干嘛呀?和小屁孩较什么劲啊!”一个有点奶气的男声传来。
   
   
    白敬亭见拳头迟迟没来又听见有人说话就睁开了眼。
   
   
    原来是要打在自己脸上的拳头被人拉住了。
   
    白敬亭一时有点呆,呵,生活还挺戏剧化的,真的有英雄救美,不,英雄救英雄的桥段啊!
   
   
   
    这就是白敬亭和张伟的相遇,其实后来他有点记不太全了,可能是被吓到或是正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影响了。直到张伟嬉皮笑脸把要打他的人劝走了,然后转过身朝他说了一句“小屁孩,赶快回家写作业去,别在这胡闹腾。”后白敬亭才回过神来,本想开口说些什么的,可是张伟转身就走然后钻入人群没了影。
   
   
    白敬亭有点失望,他都没来得及道谢还有对他说,去你妈的,老子才不是小屁孩。
   
   
    本来就没多大兴趣,又遇了倒霉事,白敬亭早就想回家,只是他几个朋友非拉着他再玩一会儿,还说他如果先走就太不够义气了。
   
   
    艹,刚才他要被揍那会儿义气被狗吃了……
   
   
    白敬亭朝他们翻着白眼留了下来。
   
   
    还好有那群不讲义气的留他,不然可能他和张伟再无交集。
   
   
    白敬亭看见台上蹦跶的张伟扯着嗓子唱,快节奏的歌一下把气氛点燃了,躁动的人群被台上蹦跳的人带动着节奏一起狂欢。五颜六色的灯光来回转换让白敬亭眼睛难以适应,音响好像开到了最大,白敬亭耳朵都有点疼了。他就这样看着台上的张伟,觉得他很扎眼又很耀眼,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但有一件明白的事是自己的心跳,好像加速了。
   
   
    (3)
    白敬亭觉得自己最蠢的是在听了张伟一个月的歌后才知道他叫“张伟”,而不是“大张伟”。
   
   
    同时白敬亭觉得自己真的是超级怂的,他敢堵着同学收保护费,敢上课和老师顶嘴,敢和高年级的同学打架,就是不敢上前和张伟打个招呼说句话,只敢像个变态一样悄悄跟在张伟后面。他有跟着张伟走过热闹非凡的夜市,有跟着张伟坐上因为人少而安静冷清的地铁,有跟着张伟走到他住的楼下,在拐角处看张伟上楼。那时候白敬亭会看着张伟上楼,在他房间的灯亮起然后离开。

     虽然不能说上一句话,白敬亭也觉得满足了,至少他能了解张伟,张伟不再是台上那个与他隔着人海的张伟了。

     然而他这点小满足很快就被击碎了。

(4)
     白敬亭正在酒吧外面犹豫着要不要和张伟打招呼。而张伟下班了背了吉他正走在前边。等白敬亭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气要上去打招呼,突然出现的人打断了他,白敬亭有点生气。

      那个人好像是张伟的朋友,他和张伟勾肩搭背,他叫张伟“张伟”而不是“大张伟”。

 
      白敬亭突然很失落,原来他连他的真正的名字都不知道。他甚至还觉得“大”这个姓很特别,被自己蠢哭了都……

     
     白敬亭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他们走远了。低下头,地上只有洒了一地的月光和他的孤单影子。他想他该回家了。

      白敬亭坐在公交车发呆。他想起张伟在地铁上的样子,有时候低头一直玩手机有时候静静的坐在那什么也不干,白敬亭看着都替他无聊,可无聊归无聊,这样的脸和神情,他还是看了一个月。

    
      发完呆转头看到车窗上倒映的自己的脸,白敬亭突然有点难过,因为现在他的表情和张伟在地铁上很像,但他现在觉得孤独还有伤感,那张伟当时是不是也一样?

     公交车摇摇晃晃走到了站,白敬亭下了车,他想他从明天起就不再去听张伟唱歌了,他觉得张伟和班里的好学生一样,自己可能没法接近,又可能是他累了,不想再去了。

   
    以前不认识张伟的生活多好,没有这些烦心事。

(5)
    白敬亭真正和张伟说上话是一个下雪夜晚。那晚张伟去了酒吧却没有唱歌,只是一个人坐在酒吧里喝闷酒,喝了几口后就哭了。

     白敬亭坐在角落里看着他,把裤兜里的卫生纸握了又握纠结着要不要送过去,张伟刚才好像哭出个鼻涕泡了……

     还没等白敬亭考虑好张伟就站起来晃着走出了酒吧,白敬亭赶紧起身跟在他身后。他看到出了酒吧的张伟就彻底放飞了自我,哭得更大声了。

     白敬亭跟在后面又心疼又嫌弃。心疼是张伟这么难过,嫌弃的是一个大老爷们哭成这个样子很难看啊,还有他就不怕眼泪结冰糊脸上吗……

     张伟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在前面大哭着,白敬亭小心翼翼在后边跟着。让他觉得庆幸的是下雪夜路上没有人看见张伟的哭相以及像个变态跟踪狂的他。

    白敬亭觉得自己真的没救了。叹了气,认命,继续跟在张伟后面。可是前面的张伟走得越来越慢,然后突然倒下了。

      这一倒让白敬亭吓得差点把心从嗓子眼里吐出来,大脑空白的冲过去看张伟。

       只是没想到张伟不是晕倒,只是躺在雪地满脸泪痕看着天空。

       白敬亭弯下腰想拉他却被阻止了。

        “别管我!让我一个人静静地哭会儿。”张伟大声说。

       白敬亭让他弄得愣了一下,然后转身坐在张伟身旁的道牙子上静静地看着他哭。

       白敬亭觉得张伟挺会选地儿,这块雪堆的厚躺着应该不太难受,还有个路灯,别人应该不会踩到他。嗯,可以放心让他哭会儿了。

       白敬亭就坐在那安静地陪着,顺便把兜里的卫生纸准备好。可能是哭够了,张伟就慢慢坐了起来,顶着一双哭得又红又肿的双眼一抽一抽地看着白敬亭。

  白敬亭愣了一下后赶紧把裤兜里卫生纸掏出来递过去。张伟接过去吹了大鼻涕,然后吸吸鼻子对白敬亭说:“我刚才实在哭得没有力气了,就躺下休息会儿。”

       白敬亭:“嗯”

       
       张伟:……

     白敬亭一个嗯让气氛陷入了尴尬,张伟觉得这话他接不下去。把眼泪鼻涕彻底擦干净后就挪到白敬亭身边乖乖坐着。白敬亭看到张伟挪过来更加说不出话。

     “跟踪狂,你叫什么名字啊?”张伟首先打破沉默。

      白敬亭差点被惊得咬掉舌头,原来自己早就被发现了。

      “白敬亭”白敬亭老实回答。

       “你以前为什么老是跟着我?”张伟问他。

        “我……”白敬亭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不会是什么变态连环杀人犯吧!跟踪确定下一个受害者!”

          “不是……我……”

          “靠,等一下,你该不是暗恋我吧!”张伟一脸踩雷的表情看着白敬亭。

           “……”这话白敬亭没法接,因为让张伟给说中了。

(6)
            本来白敬亭是打算再也不来听张伟唱歌的。可是那就是打算而已,一个星期还好,一个星期多一天就不行了。不见他一个星期是白敬亭的极限。

          他想见张伟,非常想。好吧,干嘛自我折磨啊,想见就见,他可不是什么说说又不做的人。于是又再次无情拒绝朋友们泡网吧的约定屁颠颠跑来酒吧里看张伟。

        重新拾起以前的生活晚上泡了一个星期的网吧,看似什么都没变,白敬亭却觉得心里空了一块,又想想好像是因为张伟,然后他发现他十多年的人生中终于多了一种叫惆怅的东西,他认了。

       那晚想通以后白敬亭不去泡网吧了,又重新开始去酒吧听张伟唱歌,只是依旧不敢上去和他打招呼说话。怂的想揍自己。

       白敬亭对于自己对张伟的执着从来不深究,觉得理所当然,就是想就做呗的态度。直到自己的兄弟有暗恋的女生整天放学后骑自行跟踪人家白敬亭才觉得有点似曾相识啊。但他对“喜欢”毫无概念,他的热情都贡献给操场和电脑里的游戏了。

      
       他觉得有必要求助才能搞清楚,就悄悄问自己的兄弟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人家用一副看怪物的眼神看他,问他难道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人吗,白敬亭觉得,好像是吧……

      
        兄弟说喜欢一个人开始想念她,想时刻看见她,想保护,想和她在一起,但是她一出现在眼前自己就会变成胆小鬼变得没有勇气,没有勇气主动和她说话更不敢把书包了改了很多遍的情书给她。

         白敬亭听完后觉得自家兄弟真是够怂的,和他一样怂。

       那……他是不是也喜欢张伟?

       根据兄弟说的……好像是吧。

(7)
       白敬亭觉得时间过真快,转眼就到了冬天。

      出门时他被老妈裹得像坨粽子一样,都有点想去酒吧让张伟看见他了,但想想人家可能根本就注意过自己,又有什么好在意的?穿什么都无所谓。

      张伟倒是很随性只穿了件厚衣服而已,白敬亭看看粽子一样的自己,又看看坐在旁边的张伟,都忍不住替他冷。

 
      连围巾都没带啊……冷风灌进衣服里张伟像只乌龟一样快把头都插进衣服里了。白敬亭很想把自己的围巾给他带上。

       “我腿抽筋了,走不了……”张伟再次打破沉默。用红肿的双眼看着白敬亭。

        白敬亭有点无奈,这是哭抽的吗……

        起身把脖子上的围巾摘下来给张伟戴上后,白敬亭就乖乖蹲在张伟身前等他趴上来。

        张伟抓抓自己的头发后就乖乖的趴上白敬亭的背,让他背着自己走。

        走了一段后路后……白敬亭觉得其实张伟挺沉的…… 他都出汗了……

        “小白,以后就叫你小白可以吗?”背后传来张伟的声音。

         “嗯”

          张伟……

           “您是不是就会说个嗯字?”张伟快被他搞疯了……

          “不是……我就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白敬亭老实回答。

         张伟……
      

       搞死话唠只要一个白敬亭……张伟绝望的闭了嘴。

       白敬亭就这样安安静静背着张伟走着,在雪地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天空又开始飘起雪花来,白敬亭活了十几年从来没有认真看过下雪,此刻背着张伟却忍不住停下来观看,有路灯照亮的地方雪花纷纷下落,显得梦幻极了,白敬亭想起以前在表姐家玩过的水晶球,倒过去下再转回来,里面的金粉就如同雪花一样开始往下落,落在长椅上两个小人身上,很漂亮。

       身后的张伟突然动作起来了,不等白敬亭回头他脖子上就缠上了一截围巾。

  
        “下雪了,冷,围巾分给你一半。”张伟小声说。白敬亭却听得很清楚。

          被老师骂厚脸皮的白敬亭却在听到这句话突然红了脸。

           到了张伟住的楼下,白敬亭把张伟放下来又伸手帮张伟弄掉了头上的雪花,他他发现张伟和他一样高。还有张伟染了红色的刘海。

           张伟把围巾还给白敬后说了声谢谢就快速上了楼。白敬亭在原地目送他上楼,然后把带着余温的围巾重新戴上转身离开。看着灯光下纷纷扬扬的雪花白敬亭觉得这大概是他经历过最美的冬天了,那一晚他踏着轻盈步子回了家。雪也柔和的下了一夜。

(8)
       白敬亭喝了一口冰镇汽水然后舒畅地打了嗝,转身看看,张伟已经闭着眼睛开始打盹了。白敬亭放轻动作移过去把自己的肩给张伟靠。

       张伟最近都是深夜场,白敬亭看见他浓重的黑眼圈都吓了一跳,不止黑眼圈,他还爆了痘。白敬亭嫌弃的说丑死了,告诉他再不好好休息瞎子都看不上他了。气得张伟朝他屁股上踹了一脚。白敬亭揉着屁股瞪着他,硬生生把提醒张伟来看自己篮球赛的话咽回肚子里,然后吐出了让他好好休息的话。

       抱着篮球在球场上奔跑白敬亭突然征了一下,他刚才好像听见张伟的声音了。把四周扫了一圈都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白敬亭忍不住有点失望。没想到这一小小失神的时间手里的球就让对手抢走了,白敬亭刚要拔腿去追就被大喇叭里声音吓了一跳。

        “白敬亭你白痴啊,球都能让人给抢了,你丫快追啊!”寻声过去就看见张伟在人群里高出半个身子手里拿着扩音器朝他喊。

         “快上啊!”张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白敬亭点点头下一秒就咧着嘴追上去了。张伟周围的女生都用一种能飞出刀的眼光看张伟。

          什么人啊,竟然骂她们白小爷白痴!

          然而张伟用很傲慢的目光扫了她们一圈就重新举起手里的扩音器给白敬亭加油。

          配上合适的台词是——你们在我面前就是个屁。^_^

    
           气得周围一片磨牙声。

         白敬亭听着张伟扩音器里加油声打起十二分精神头和对手在场上厮杀。

         突然对方加油阵容里也用上了扩音器加油,声音还比张伟大,喊完还很拽的朝张伟瞅了一眼。张伟一看气不行,嚯,公然挑衅啊!!

         “白敬亭加油啊!”张伟扯着嗓子喊!

          “xxx加油啊!”对方也扯开嗓子喊!

           “白敬亭必胜!”张伟又提高几个分贝。

            “xxx加油!”对方也更大声!

            估计是彻底杠上了,张伟提提裤子卷起袖子后使劲喊,对方也找了张凳子站上去和张伟同一水平线的喊。

          然后操场上就开始了“白敬亭加油”和“xxx加油”的交替循环播放。众人表示震得耳朵疼……

          到了后面白敬亭都从张伟声音里听出了撕心裂肺的感觉……能不赢吗,不赢对不起张伟啊……

         最后终于以 张伟的“欧耶!赢了!!”大叫和张伟站在凳子上的手舞足蹈以及张伟朝对方翻过去的白眼作为整场赛事的终结。

         白敬亭擦着汗向张伟走去同时祈祷四肢不协调的张伟不要从凳子上摔下来……

         作为感谢白敬亭跑到小卖部给张伟买了冰镇的橘子味饮料和绿茶顺便给自己买了冰镇的可乐。回去时还被抱怨速度慢。白敬亭心想着可惜小姑娘们为他买的饮料了,他是没有那个命消受了……他只有乖乖给张伟买汽水的命,嘿嘿。

     虽然张伟来加油没给他买饮料还数落他买饮料慢,可是他心里还是美滋滋。对于这点白敬亭确实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受虐倾向……

   
        找了一个有树荫的地方坐下白敬亭就开始听张伟滔滔不绝。听他是怎么借扩音器找板凳为自己加油的,听他是如何用嗓门战胜对方的,白敬亭刚心疼他有些哑的嗓音一秒,下秒就被他骄傲得不可一世的表情弄得大笑,他这个全场最佳都没说什么呢。

        即使这样他也乐意啊,乐意听张伟唠叨,乐意看张伟的小得意小骄傲,乐意听他说任何话陪他做任何事。
   
   
    白敬亭看着靠在他肩上睡觉的张伟,忍不住笑弯了嘴角,想起张伟刚才在操场的样子又差点笑出声,张伟和菜市场大妈吵架一定赢,哈哈哈哈哈。

     可能是动了下,张伟也不舒服的砸吧了下嘴巴,白敬亭赶快乖乖坐好让张伟靠的舒服一点。
   
    微风吹得人全身舒爽,白敬亭抬起头看看,阳光把树叶照的翠绿,有些阳光从细碎的缝里洒进来落在张伟的发梢和睫毛上跳动着。白敬亭看着张伟觉得心里溢满了水又柔又胀的。此刻他什么都不去想,好像唯一能做就是闭起眼和张伟一起打个盹。
   
   
    白敬亭闭着眼想,这样张伟会梦到他吗?希望吧。
   
   
    这样的夏天舒服得白敬亭舍不得过完它。
   
   
    傍晚白敬亭载张伟回家,自行车骑的飞快,两个人的头发都被吹得上扬。张伟被吓得紧紧抱住白敬亭,白敬亭得逞后哈哈哈哈哈大笑。风吹散了张伟的骂骂咧咧声和白敬亭清脆的笑声。夕阳把他们和自行车的影子拉得长长,夕阳黄昏都一样无限美好。
   
   
    白敬亭微笑着张伟上楼,张伟突然回头。
   
   
    “小白,你要考哪所高中?”
   
    白敬亭被问的一时无语,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哪所高中。
   
     “嗨,我就是想说要是以后太远我也会去找你玩的。”说完就上了楼。

      白敬亭却想挨了一记重击,迟迟回不过神。
   
   

————待续————
   

考完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看到b站的剪辑,配乐用的是中孝介的各自远扬,听着听着有点难过,然后是深深的安静。好像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蛰龙

有感改的,男神蒲松龄的蛰龙,文笔渣
小白龙✘公子哥伟

                蛰龙
       乌陵张银台公,有一儿子,名为伟,天资聪颖,就是生性有些顽劣。没办法,膝下就这么个小兔崽子,张公自然疼爱加之,只要不触法背伦理一般都由着他性子。
       
       一日,张伟正捧着书在楼台上消磨光阴,正值阴雨。没心第一瞥,就瞅见地上一小东西发着莹莹的光,蠕动前行,这小物爬过的地方有像蚰虫爬过的痕迹,有痕迹的地方都如火烧过般焦黑。张伟瞅着鸡皮疙瘩就起来了,张伟吞了口口水看着它爬,只见那小虫盘爬而上到了他放在楼栏上的书本上,那书也焦黑了。张伟就顶着一身鸡皮疙瘩呆呆看着自己书糊掉。

       张伟也算是博览“群书”的人了,这东西像志怪书里说的龙啊,神物啊!那小东西到是很淡定,趴在他的书就休息起来了,就是那书都没冒个烟就焦了……哎呦喂,幸好不是私藏的几本那啥,要不然要哭晕了啊,好不容易搞到手的……张伟看着那东西还是怕的啊,吃人吗这东西,不过看着也不像个坏东西啊,就冒着个胆子走过去看看,反正不是蛇也不是虫。还发光呢,这小样儿……

       “哎,您是何方神圣啊?”张伟有点谄媚的问。
       小东西抬头看了他一眼趴下身子继续休息。
      张伟心里冷哼一声,敢情听得懂人话啊,小样儿架子还大呢……
     “您来这儿散心啊,有什么能帮忙的吗?”张伟趴在栏边谄媚的问,有忙一定要帮啊,没准是是个母的啊,万一哪天变成个大美人来报恩呢。到时候就来个以身相许,洞房花烛……哈哈,想想还是美滋滋的呢,就差流几滴口水了……

     那小东西抬起头一动不动盯着张伟看。张伟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小心思不会被知道了吧……
     “咳咳咳,您是位公子还是小姐啊?”张伟清清嗓子又问了句,好吧,看来不会说话啊。得了白费力气了。
      这下小东西动了,并且快速爬张伟手上,吓得张伟叫娘同时差点没把它从手上甩飞出去。

      回过神来,看着趴在手上的银白色小东西,忍不住疑问这鬼东西干嘛爬自己手上啊,张伟有点嫌弃又有点怕,这东西可别吧我手给烤了,想吃烤人爪啊……

      张伟小心地盯着它看了会,还好手没熟,看来是吃过饭才出门的……“嚯,您这是……我懂了……”张伟一拍脑门,说着就用手去提它尾巴,直接就把它空中倒立了。还晃了两下。

      上下打量一番之后,张伟实在没看的什么标志啊“哎,不好意思啊,我这眼拙,我实在是辨别不出您尊身是男是女啊。”
     
       小东西似乎恼了,使劲扭动着身子,张伟意识到自己可能冒犯了神物,赶紧恭敬地把它放回到书上。

       那小东西抬头有点生气看着张伟,张伟摸摸鼻子笑着赔不是“失礼了,无意冒犯啊,您别生气啊!”
      那小东西瞥了一眼张伟才趴回去,张伟看着它也挺和气的,就自来熟和它畅谈起来,其实就他一个人唠,唠得欢了那小东西还把拿起来放手里左摸摸右挠挠,小东西刚开始还有点不情愿想爬走,张伟看着这银白色发光的小东西觉得挺招人喜欢的,又用指头把它挪回手心继续摸挠。

     “您真好看呐!”张伟真心夸这发光的小东西。

      那小东西似乎听懂了也不闹了就趴他手心里乖乖任他弄。

      等雨差不多停了,那小东西就抬起身子直直看着天空,有转头看了看张伟。

      张伟这下看懂了,它应该是要走了,哎,挺舍不得,自己这人吧,不上道,也不爱结识友人,也没个说话的人,今天遇到这么小东西听自己唠嗑了半天,缘分加难得,但是好歹是个神物啊,总不能养起啊,还是放走吧。

      张伟不舍地用脸蹭了蹭它,说了句再会就把它放回到书上,捧着书到檐下,恭敬鞠了三躬。那小东西也回头定定看看张伟。没有离开。

     “行了,去吧,神物也想赖着凡人啊?我可养不起您啊!”张伟调笑到。

     小东西听懂了蹭蹭他手心就回头舒展身体飞了出去,飞出了数十步突然变成庞然大物,光是头都变得同脸盆一般大小,全身银光粼粼的。看得小东西的突变张伟吓得手中的书都扔了,头皮也麻了。那东西却突然回头盯着张伟,张伟吓得娘都不敢喊了。

      张伟是第一次见这样的事,舌头都吓抽筋了,哆哆嗦嗦说不出话。好在那东西和张伟对视了一会儿就转身飞向了云霄。不一会儿就闪着光消失了。

      等它走远了,张伟才一屁股坐在地上,腿都吓软了啊……

     想想刚才自己把一神物倒提着辨公母,恨不得扇自己个大嘴巴子,没眼见力啊,就自己这个头刚好够人塞牙缝……幸亏人脾气好……

     张伟抬头看看天空,拍着自己的小胸脯跑回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