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开车又不开的刀

黄粱一梦

蛰龙

有感改的,男神蒲松龄的蛰龙,文笔渣
小白龙✘公子哥伟

                蛰龙
       乌陵张银台公,有一儿子,名为伟,天资聪颖,就是生性有些顽劣。没办法,膝下就这么个小兔崽子,张公自然疼爱加之,只要不触法背伦理一般都由着他性子。
       
       一日,张伟正捧着书在楼台上消磨光阴,正值阴雨。没心第一瞥,就瞅见地上一小东西发着莹莹的光,蠕动前行,这小物爬过的地方有像蚰虫爬过的痕迹,有痕迹的地方都如火烧过般焦黑。张伟瞅着鸡皮疙瘩就起来了,张伟吞了口口水看着它爬,只见那小虫盘爬而上到了他放在楼栏上的书本上,那书也焦黑了。张伟就顶着一身鸡皮疙瘩呆呆看着自己书糊掉。

       张伟也算是博览“群书”的人了,这东西像志怪书里说的龙啊,神物啊!那小东西到是很淡定,趴在他的书就休息起来了,就是那书都没冒个烟就焦了……哎呦喂,幸好不是私藏的几本那啥,要不然要哭晕了啊,好不容易搞到手的……张伟看着那东西还是怕的啊,吃人吗这东西,不过看着也不像个坏东西啊,就冒着个胆子走过去看看,反正不是蛇也不是虫。还发光呢,这小样儿……

       “哎,您是何方神圣啊?”张伟有点谄媚的问。
       小东西抬头看了他一眼趴下身子继续休息。
      张伟心里冷哼一声,敢情听得懂人话啊,小样儿架子还大呢……
     “您来这儿散心啊,有什么能帮忙的吗?”张伟趴在栏边谄媚的问,有忙一定要帮啊,没准是是个母的啊,万一哪天变成个大美人来报恩呢。到时候就来个以身相许,洞房花烛……哈哈,想想还是美滋滋的呢,就差流几滴口水了……

     那小东西抬起头一动不动盯着张伟看。张伟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小心思不会被知道了吧……
     “咳咳咳,您是位公子还是小姐啊?”张伟清清嗓子又问了句,好吧,看来不会说话啊。得了白费力气了。
      这下小东西动了,并且快速爬张伟手上,吓得张伟叫娘同时差点没把它从手上甩飞出去。

      回过神来,看着趴在手上的银白色小东西,忍不住疑问这鬼东西干嘛爬自己手上啊,张伟有点嫌弃又有点怕,这东西可别吧我手给烤了,想吃烤人爪啊……

      张伟小心地盯着它看了会,还好手没熟,看来是吃过饭才出门的……“嚯,您这是……我懂了……”张伟一拍脑门,说着就用手去提它尾巴,直接就把它空中倒立了。还晃了两下。

      上下打量一番之后,张伟实在没看的什么标志啊“哎,不好意思啊,我这眼拙,我实在是辨别不出您尊身是男是女啊。”
     
       小东西似乎恼了,使劲扭动着身子,张伟意识到自己可能冒犯了神物,赶紧恭敬地把它放回到书上。

       那小东西抬头有点生气看着张伟,张伟摸摸鼻子笑着赔不是“失礼了,无意冒犯啊,您别生气啊!”
      那小东西瞥了一眼张伟才趴回去,张伟看着它也挺和气的,就自来熟和它畅谈起来,其实就他一个人唠,唠得欢了那小东西还把拿起来放手里左摸摸右挠挠,小东西刚开始还有点不情愿想爬走,张伟看着这银白色发光的小东西觉得挺招人喜欢的,又用指头把它挪回手心继续摸挠。

     “您真好看呐!”张伟真心夸这发光的小东西。

      那小东西似乎听懂了也不闹了就趴他手心里乖乖任他弄。

      等雨差不多停了,那小东西就抬起身子直直看着天空,有转头看了看张伟。

      张伟这下看懂了,它应该是要走了,哎,挺舍不得,自己这人吧,不上道,也不爱结识友人,也没个说话的人,今天遇到这么小东西听自己唠嗑了半天,缘分加难得,但是好歹是个神物啊,总不能养起啊,还是放走吧。

      张伟不舍地用脸蹭了蹭它,说了句再会就把它放回到书上,捧着书到檐下,恭敬鞠了三躬。那小东西也回头定定看看张伟。没有离开。

     “行了,去吧,神物也想赖着凡人啊?我可养不起您啊!”张伟调笑到。

     小东西听懂了蹭蹭他手心就回头舒展身体飞了出去,飞出了数十步突然变成庞然大物,光是头都变得同脸盆一般大小,全身银光粼粼的。看得小东西的突变张伟吓得手中的书都扔了,头皮也麻了。那东西却突然回头盯着张伟,张伟吓得娘都不敢喊了。

      张伟是第一次见这样的事,舌头都吓抽筋了,哆哆嗦嗦说不出话。好在那东西和张伟对视了一会儿就转身飞向了云霄。不一会儿就闪着光消失了。

      等它走远了,张伟才一屁股坐在地上,腿都吓软了啊……

     想想刚才自己把一神物倒提着辨公母,恨不得扇自己个大嘴巴子,没眼见力啊,就自己这个头刚好够人塞牙缝……幸亏人脾气好……

     张伟抬头看看天空,拍着自己的小胸脯跑回房了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