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开车又不开的刀

吃好几个西皮,慎关

八尾猫3

因为身体弱,张伟这针也延期了,张伟都快忘了白敬亭说过要带打针这事了。不过该来的总会来。
     

     张伟被带到宠物店时还是糊里糊涂的,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开心地在白敬亭怀里闹腾,休息了一段时间精神也好多了,就想着到地上活动活动。

     直到自己被放在台子上固定住,他才感觉大事不妙。

     “喵!”一股刺痛从他屁股上传来,张伟想挣扎却动不了,冰凉的液体流入体内让张伟觉得十分难受。

      “乖,忍一下就好了。”白敬亭看小家伙难受就一边抚着它的头一边安慰它。

      张伟此时此刻什么都听不进去,他需要打什么针啊!他可是只差一步就能成仙的猫啊,用得着打着破玩意儿吗!疼死他了!要是没丧失法力,他非把这针扔在地上踩几脚才行!

     张伟没反应,倒是给张伟打针的女店员脸有些红了。

     用张伟的话来说白敬亭本来就肤白貌美的,眼角一颗小小的泪痣更添了几分迷人的气息。长得好看就算了,还那么温柔,用那么温柔的声音安慰自己的小宠物,在女店员眼里简直就是要命了。

     打完针,白敬亭抱着张伟向店员道了谢就准备回家。

    女店员在白敬亭出门时热情地说欢迎白敬亭下次再来,一定给他优惠。白敬亭客气地说了声谢谢。
   
    张伟在白敬亭怀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谁还想再来这种鬼地方,白敬亭要是再带他来,他就拍屁股走人。
   
    回到家张伟还是有点焉,毕竟被扎了针他实在开心不起来。
   
    白敬亭看他不开心,就把他举到面前逗他。
   
    “别不开心了,给你买小鱼干好吗?”白敬亭讨好地说。
   
    “虽然小鱼干很令人动心,但是我觉得还是要有点原则,不能轻易被收买。”张伟在心里告诉自己,但是嘴巴里已经开始冒口水了。
   
    “再买些奶油小饼干怎么样?”白敬亭笑着说。
   
    “喵!”好的好的,有这两样什么都好说!张伟全然忘了前一秒钟说的原则是个什么东西。
   
   
    哄好了生气的小家伙白敬亭也开心地笑了起来,接着在张伟脸上亲了几口。
   
    刚要接着亲,就被张伟用爪子抵在住了。
   
    “白敬亭俩男的你亲什么亲!gay里gay气的,小心我揍你!”张伟在心里咆哮,虽然他现在是只猫,但好歹还是只公的!白敬亭你又不是不知道!
   
    说起张伟是公的这件事,张伟就想起那个令他毛骨悚然的晚上了……
   
    你说白敬亭这小伙子长的好,身材好,脾气好,还把自己照顾的好,四舍五入就是什么都好,可是他却对猫做出那……那种事!
   
    张伟要是知道白敬亭吸猫吸得这么厉害,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以原型遇到白敬亭。
   
    白敬亭这孩子吧,对他是好,陪他吃陪他睡还陪他玩,张伟刚开始真的觉得白敬亭在他眼里就是完美的象征,要不是白敬亭也是带把的张伟都想和他来段凄美的人妖恋了,呸!人……猫恋,他不是妖,但又离仙还差那么一丢丢,也就一条尾巴的距离。(只是想要得到这条尾巴有点难……)
   
    既然谈不成情,说不成爱,那就好好报答白敬亭呗!张伟暗自发誓,等他好了,一定好好报答白敬亭,白敬亭有什么愿望他都要努力帮他实现。可是就是那个晚上,他对白敬亭一切美好的幻想都碎了成了渣渣……
   
   
    起初气氛挺融洽的,白敬亭在床上拿着玩具逗张伟玩,张伟吃得好睡得饱精神足,在床上蹦来蹦去要抢白敬亭手里的玩具,白敬亭这大长手就是拿着玩具不让张伟够着,张伟抢着抢着就没有了力气,于是躺在床上打滚耍赖,最后仰躺着伸伸小肉爪子,想着卖个萌把玩具骗到手。
   
    白敬亭看他乖乖躺着就伸手在他肚皮上上下来回地摸着,摸得张伟舒服了也就忘了玩具这会儿事,甚至还舒服地闭上了眼睛,估计再有一会儿就能去会周公了。
   
    然后就在张伟快要睡着那千钧一发之际,白敬亭把他给弄醒了。
   
    张伟一脸惊恐地看着他。白敬亭是无意的,白敬亭是无意的,原谅他,原谅他。张伟对自己说。
   
    万万没想到白敬亭朝他笑了笑就继续加深他的恶行。
   
    张伟瞬间感觉被天雷轰顶了,脑子一片空白。
   
    白敬亭摸到他的蛋蛋了,他以为他无意的,然而并不是!
   
    白敬亭在那一笑后简直丧心病狂,直接用手指去摸他的蛋蛋!等张伟从空白中恢复过来想到要逃跑时已经被白敬亭拎到怀里抱着了,然而他手里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摸似乎还不够,白敬亭还用手指轻轻弹了两下。
   
    张伟使劲挣扎,白敬亭就是不放,一边摸他还一边大笑。
   
    张伟都快哭了,什么鬼,心想白敬亭你吸猫就算了,你居然……居然还撸猫!都怪我当初瞎了眼看错了人!我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啊!嘤嘤嘤……
   
   
    虽然逃不出白敬亭的魔爪,张伟还是坚持反抗精神,一直挣扎着大叫。白敬亭怕他嗓子叫不舒服了就松了手让张伟从他怀里逃了。
   
   
    张伟心惊肉跳地跳下床躲到了床底下,祈求白敬亭不要找到自己。没想到“哗”一声床单就被白敬亭掀起来了,吓得张伟直往墙角靠。
   
    白敬亭趴在床脚边叫他,张伟觉得白敬亭此时此刻就跟个恐怖片里变态一样,敢情下一秒就得把自己活剥生吞了。
   
    “小煤球,快出来快出来!”白敬亭趴在地上朝他勾勾手。
   
    “不出不出,你个死变态!”张伟又往墙角挪了挪。
   
    “快出来,我错了!对不起。哈哈哈”
   
    “一点诚意都没有!一边道歉还一边大笑!”张伟听着白敬亭的笑声都快气的吐血了。
   
    “不是,我是为了你好嘛!”白敬亭见他还不出来,换了套路,摆出一副要讲道理的正经脸。
   
    “你虽然是猫,但是你不是也有那个期嘛,我想着不能让你憋坏了,就动手给你解决解决。你可不能把我好心当成驴肝肺!”白敬亭说到动情处,还拍了几下地板。
   
    ……
   
   
    张伟:“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我哪里像在发情期的猫!”
   
   
    “你不懂我的苦心……我们小区管的严,很多猫都被带去做了绝育,我不忍心你那样,又怕你出去给我沾猫惹猫的,就想着自己给你解决了……”白敬亭说着脸上露出了难过的神色。
   
    “白敬亭这厮变是变态了点,但他出发点是好的啊……”张伟有点动摇了。
   
    “你也饿了吧,我给你买了小饼干,要出来吃点吗?”白敬亭那真诚的眼神,张伟觉得再拒绝就是禽兽了。于是从床底下慢慢爬了出来。
   
    “喵!”张伟跳进白敬亭的怀里委屈地叫了一声。小白啊,下次别做这么变态的事了,我一只几千年的猫,自制力没那么差。就原谅你这一次吧!
   
    然而瞬息万变……“嘿嘿!终于让我逮到你了!”白敬亭把张伟抱起来,一脸兴奋的说。
   
    “喵!”张伟的猫胆子都快让白敬亭这变脸给吓破了,白敬亭人格分裂了?好可怕!
   
    “没事的,你不喜欢我摸,那咱们去做绝育手术吧!放心,打上麻药一点都不疼,医生手起刀落,只要“咻”一声,你的蛋蛋就没有了,听起来不错吧!”白敬亭一脸坏笑对着张伟说。
   
   
    “白敬亭你个大变态,你快放开我,我要回仙境!人间套路太深我撑不住了!!呜呜呜……”张伟含着眼泪在白敬亭手里挣扎。
   
    当然,白敬亭肯定不会给张伟搞绝育了,就是恶趣味的逗逗他而已。
   
   
    张伟吃够了小饼干,白敬亭收拾好就带着他睡觉了。
   
    “放心,我是不会给你做绝育的!”白敬亭笑着对对张伟说,在他头上啵了一下,又给张伟拉拉盖在他身上的毛毯然后闭了灯睡觉。
   
    张伟在黑暗中叹了一口气。
   
    “小白这孩子什么都好,可……可为什么是个变态呢!哎……”
   
     “没办法,再变态也是自己的有缘人啊,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窗外月啊……你不懂我那蛋蛋的忧伤……张伟对着外面的月亮感叹了一下,也躺好睡觉了。

      月光洒在他们身上,平和又安静。

     在白敬亭悉心照料下,张伟不仅精神头好了,连身子都圆了一圈,然后圆了导致的后果就是白敬亭的吸猫瘾更加严重了,张伟感觉自己的头顶都快给白敬亭摸秃了……

     除了上班,干什么都要带着张伟,上个公园都带着张伟去,怕张伟乱跑还买了个婴儿车给张伟绑里边推着去。说是张伟每天就知道吃不知道运动对身体不好,散步有利于健康。张伟真不知道他被推着走来走去又哪里是运动了……白敬亭这脑袋是用来养观赏鱼的吗?

      另外一件事就是,张伟能说人话了。

      白敬亭每天起床都要把张伟抱过来亲一口,纵使张伟百般拒绝,白敬亭都坚持不懈,张伟都服了,真想伸爪子在他脸上抓上几道,但是又怕让白敬亭破了相,本来这点脑子就注孤生了,再没这点皮相会被打死的。

      “白敬亭,你给大爷住嘴!”张伟终于在一个早晨照例被抱过去亲的时候发出了反抗之声。

       然后就是……相对两无言……

       “你听我解释……”
 
        “你终于能说话了!”白敬亭打断了张伟的解释,脸上浮现欣喜。

    
        “你……你这反应不对啊,表错情?”张伟还怕吓到白敬亭,但人家不但不害怕看起来还很高兴……

         “对啊,啊!你怎么说话了!”白敬亭扔下张伟用牙咬住手指瞪大双眼表示惊吓,但是有点浮夸。

     
          “我……”张伟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没事的,我不嫌弃你的,即使是妖怪也没有关系。”白敬亭把张伟抱到怀里摸着他的头轻轻说,虽然声音轻但语气却是很坚定的。

          “小白啊……”

          “妖个屁啊!你不仅脑子有问题眼神也有问题!我哪里像妖怪了!”张伟真的差点就把这些脏话指着白敬亭脑门子骂了。

          “不过我知道你不是妖怪。”白敬亭又补充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张伟抬头看着白敬亭问。

           白敬亭把张伟放在床上看着张伟的眼睛说:“妖怪那有你这么弱。”表情还挺认真。

           ……

           “等我好了,我一定要撕了白敬亭!太欺负猫了,什么玩意儿……”张伟在心里恶狠狠地想。

           “我就是妖怪,还是那种专吃人的!我现在就要吃了你!”张伟想吓唬白敬亭还伸出爪子挥舞了两下增强气势。

           “啊!”白敬亭再次张大嘴瞪大眼表示惊讶。

            “嘿嘿!害怕了吧!”张伟眯着眼看着白敬亭,美滋滋的,真以为吓到这臭小子了。

            “那你来吃我吧!”白敬亭一下躺平在床上,还把被子给掀了。

           ……

          这……这哥们儿不按常理出牌啊……张伟愣住了。

         “你是不是嫌内裤碍事,那我脱了!”白敬亭一脸认真对张伟说着伸手就去脱内裤。

          “我去,白敬亭你不许耍流氓!快给我穿回去!”说完张伟赶紧跳下床逃走了。

           白敬亭在后边憋笑快憋出内伤了,床单都被他抓皱了,调戏自己家猫猫也太好玩了,哈哈。

           张伟真的有一个打算,就是完全恢复后一定要找个医生给白敬亭瞧瞧,这孩子脑子肯定有点毛病。

评论(1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