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开车又不开的刀

又懒又生病,所以更懒了2333

八尾猫2

初遇白敬亭
   
    白敬亭就是张伟在凡间的有缘人。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被师兄踢下凡间的张伟醒过来时已经是晚上了,那时它正躺在一颗系满红布条的大树下,想爬起来却浑身都是疼的,动都动不了。
   
    本想使用法术,没想到法术也失灵了。
   
    挣扎一番过后张伟只能瘫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趟凡间之旅真是令人绝望啊……
   
   
    张伟看着天上一轮明月,有点想师傅和师兄弟们,看着看着脖子有点酸,想换个姿势,却一点却使不出力,他大概是只废猫了……
   
    “汪汪汪!”突然传来狗吠声。
   
    张伟抬眼一看,不远处正站着一条狗,恶狠狠盯着他叫。
   
    “喂!你这只狗,你叫什么!”张伟想这样大声吓退它,可是只能发出“喵!喵!喵!”还是奶声奶气的猫叫。
   
   
        ………………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张伟在心里咆哮。
   
   
     “汪汪汪!”恶犬越来越逼近。
   
    “哎哎哎,你干嘛!你别过来啊!”
   
    “喂喂!我认识你祖先!你不能咬我!小心我告状!”
   
   
    “大哥,大哥,您别冲动啊!”
   
   
    任凭张伟说了一大堆,回应他的只有“汪汪汪”……
   
   
    “啊啊啊!救命啊!”
   
    “汪汪汪!”
   
    “没想我一只上千年道行的猫居然死在你一只凡间狗子的手上……哎……呜呜呜……”
   
   
    张伟无力地闭上眼睛认命了。
   
    “喂!”
   
    突然一声大叫,把张伟身边的狗吓跑了。然后白敬亭就出现了。
   
   
    张伟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年轻人类男性的脸,张伟看见他左眼角下有一颗泪痣。这个人就是白敬亭。
   
   
    “你没事吧?”白敬亭看着张伟顿了一下,然后伸出手摸摸张伟的头。
   
   
    “有事!我像是没事的吗!”张伟大叫,可是发出的还是“喵!喵!喵!”的奶猫叫。
   
   
    张伟……
   
   
    “刚才一直听见猫叫声,就寻声过来,没想到就发现了你这个小家伙。”白敬亭笑了笑把张伟抱起来。
   
    “哎哎哎!!疼疼疼!”张伟大叫。
   
    “怎么了?弄疼你了?那我轻点。”他摸摸张伟的头轻轻说。

     “不是你的错,都是我那个像猪一样笨的师兄钱枫!差点被他害死了!”张伟终于反应过来他是被师兄一脚踢下凡间的。
   
    “我……可以带你回家吗?”白敬亭轻声地问。
   
    “喵!”张伟叫了一声。
   
    “求您赶快带我回家吧,我可不想被狗子给吃了!再说您是我在人间遇见第一人,您就是我的有缘人呐,赶快把我带回家吧!”张伟在心里大声说。
   
    白敬亭轻轻笑了出来“我就当你答应了!”
   
   
    “我答应了!我答应了!您快带我走吧!刚才那狗子太吓人了!呜呜呜!”张伟缩在他怀里小声叫着。
   
   
    “等我一下,我把红绳挂上。”白敬亭一只手抱着张伟,一只手把手里的红布条挂到树上。
   
   
    张伟抬头看见满树的红布条,仔细一看布条上还有字,可是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是什么字,就被白敬亭抱着离开了。
   
    然后一路上,白敬亭开启了话痨模式。
   
    “我叫白敬亭,你呢小家伙?”白敬亭摸着张伟的脑袋问。
   
    “我叫张伟!”张伟大声回答。可发出的还是“喵”的声音。张伟真的好无奈……
   
    “要不以后就叫你小煤球?你看你小小的一团,毛又是黑色的,就叫小煤球了吧!”
   
    “不要!不要!”张伟大声反驳,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就这么决定了!”
   
    张伟:“我能说什么?您开心就好……”
   
    “你……没有主人吧?”白敬亭问这句话时声音中有一丝犹豫和担忧。
   
    “喵!”张伟想回答他没有,可是现在只能发出猫叫。于是伸出舌头舔了舔白敬亭的手,表示安慰。
   
   
    “我是真的想带你回家,我会照顾好你的!”白敬亭声音声音不大,却很坚定。
   
   
    “喵”张伟在他怀里叫了一声,他在说,好呀。
   
    “婆婆叫我替她来山上的寺里还愿,下山时路边买红绳的老人叫我来祠里树上挂一条红绳,说会有缘分来的,推脱不过就买了一条红绳,结果我在树下就遇到了你。真的很灵啊!”白敬亭声音里透露出些许愉悦。
   
   
    张伟被抱着舒服了,迷迷糊糊想睡觉,听见缘分两个字,叫了一声,算是回应白敬亭。
   
    对对对,我是你的缘分,我会好好报答你的。张伟迷迷糊糊地想。
   
   
     就这样一边被白敬亭抱着一边听他说着话就到了山下。

    张伟第一次见到凡间的夜市,和安静的山上不同。这里热闹非凡,摆卖着许多新奇的玩意儿,让张伟目不暇接。要是没掉下来摔得法术暂时丧失,张伟一定要好好玩耍一番。
   
    街上灯火通明,路边挂着漂亮的花灯,女孩子的饰品在灯光下像星星一样闪耀,一排排香包挂在架子上,五颜六色,散发着阵阵香气。各种各样新奇的东西,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在街上行走或是在某个摊位前驻足停留。刚下过雨,空气夹着一丝泥土的气味也有混着其它的味儿,摆卖的东西的味,食物的香味,木炭燃烧的烟火味,各类人所带独特的味,当然也有白敬亭身上有淡淡的栀子花味。各种气味扑面而来,熏得张伟暖暖的,世俗间烟火气息有莫名的暖意。
   
    白敬亭抱着张伟在街道里穿行,张伟抬头看着他,他的面容却在灯火阑珊中朦胧起来。似乎是感应到张伟的目光,白敬亭低下头对上张伟的眼神,弯了嘴角轻轻一笑,又摸了摸他的头。白敬亭这一笑让张伟觉得他面容立马清晰了起来,好像是相识好久快要忘记模样的故人,重新相识,一切都清晰明亮起来,突然觉得莫名的安心。走过一段后食物的香气又霸占了整个鼻腔,张伟闻这香味闻得口水都快掉了下来。
   
   
    白敬亭也有些饿了,便找了一个小摊,点了一碗牛肉面。张伟闻着肉的香味快控制不住自己了,就想从白敬亭怀里跳下去,好好吃一顿。
   
  
     白敬亭感觉怀里的小家伙似乎有些躁动,安抚了它几下,等面上来,自己没有开吃,先把面里的牛肉挑出给张伟吃,张伟本来就饿了,肉送到嘴边就大口吃了起来。白敬亭看着小家伙吃得不亦乐乎,眼里溢满了笑容。

     见到这只黑色的小煤球真是个意外。看见它墨绿色的眼睛居然生出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忍不住要把它抱走。这大概就是老人家所谓的缘分吧。白敬亭想。

     可能是体型变小了,食量也变小了,没吃几口张伟就饱了,吃饱了的张伟就乖乖蹲在白敬亭的腿上等白敬亭吃面。
   
   
    白敬亭快速吃完面,抱着小煤球往家赶,下过雨外面始终还有些寒意,小煤球看起来有些虚弱,不能再着凉。

     “小煤球你知道今天是七夕吗?所以山下的夜市才这么热闹。今天是牛郎和织女相会的日子,还好昨天下过雨今天晴朗了,能看见牛郎织女星。”白敬亭抱着张伟停下脚步,抬头看着夜空。

      “我还见过他俩呢!”张伟也抬起头看着夜空,群星闪烁中,似乎真的有两颗星星在靠近。

       张伟见过牛郎和织女相会。隔着宽广的银河,真的会有喜鹊飞来搭桥。牛郎就带着一双儿女和织女在鹊桥上相会。人间的一年一会在张伟眼里很短暂,活了上千年的猫,从来不会觉得一年的等待有多漫长。活的越长越容易忘记一些事,因为短暂却珍惜的东西一般不会经历,张伟已经想不起太久之前的事了,不过也无所谓,百年千年里的生活都是千篇一律的。

       相聚纵然快乐,可是相聚就意味着分离。可张伟看见他们脸上的笑又那样欢乐,大概各人所珍惜的东西不同吧,情爱真是个奇怪的东西。看着看着突然觉得有点哀伤,大概所有事中都盈缺对半,美中不足,好在各人所需不同。

       张伟转头看看白敬亭。师傅说过一切事物都由因果轮回,那我和你相遇又是怎样的因果关系?

       “好了,回家吧。”白敬亭用自己的外套包住张伟,怕它着了凉。

       到了家,白敬亭把张伟带到卫生间用热水给张伟洗了澡,张伟其实也怕水,无奈没有力气,就由着白敬亭给他洗澡。

       洗完了澡,白敬亭又把张伟用毛巾裹起来抱到卧室里用吹风机吹干。

       张伟觉得被热风吹的舒服就睡着了。白敬亭笑着摸了摸张伟的头,给张伟盖上干的毛巾,自己也去洗漱了。

       他想明天要带小煤球去打针和卖需要的东西。

    毕竟他的房子以后就不再是一个人住的家了,他有小煤球了。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