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开车又不开的刀

又懒又生病,所以更懒了2333

白搭冬天那点小事

   下雪了,刚好张伟下班了,加了个班回家路上就没有人了。张伟衣服的帽子戴好手伸进裤兜了,脖子缩进衣服里,感觉自己像个乌龟一样走在回家的路上。

   落下的雪在地上铺了一层闪闪发亮的地毯,张伟在上边留下一串孤单的脚印。他想这种场景里在韩剧里不是应该无穷无尽无羞无耻地秀恩爱搞浪漫吗,怎么就他一个在路上晃悠?

    然后白敬亭就突然提着两杯奶茶出现了,堵住张伟,说是要张伟交保护费,不交就给他点颜色看看。
   
   
    张伟哭唧唧地说:“大爷我没钱啊,能不能通融一下?”
   
    白敬亭咂咂嘴摸着下巴想了个折中的办法,“既然劫不了财就劫色吧!”说完就吧嗒的在张伟脸上亲了一口。
   
   
    张伟捂着脸,惊恐的问白敬亭:“你想干嘛!”
   
   
    白敬亭一脸正气的说:“你。”
   
   
    张伟忍不住哈哈大笑“来吧来吧,和你反正我也不太算吃亏。”
   
   
    白敬亭笑着把自己的手套摘了一只给张伟戴上,然后牵起他的另一只手放进自己的大衣口袋笑着说“那好,就回家劫吧。”
   
   
    白敬亭问张伟要喝奶茶吗,张伟摇摇头说回家喝吧。
   
   
    白敬亭问为什么,张伟说,这不没手喝嘛。
   
    白敬亭笑着说:“那我不牵了,你喝奶茶吧。”
   
    “唉唉唉,别啊,我就给您捂捂手,怕你手冷,回家喝成吗?”张伟急忙否决白敬亭的提议。
   
    白敬亭把兜里的手握的更紧了些,说:”得了吧,是谁给谁捂手啊。”
   
    张伟笑嘻嘻说:“是是是,您给我捂手您给我捂手。”
   
   
    白敬亭笑着看了张伟一眼,然后就牵着他加快步伐往家走。白敬亭觉得外面真的好冷啊,张伟的手也冰冰的,不过没关系,自己能把张伟的手捂暖和了。
   
   
    雪还纷纷扬扬落着,覆盖了原先的脚印,可新踩出的脚印由一串变成两串,一点都不孤单了。
   
   
   
    关于圣诞节,张伟还是挺愿意过的,他喜欢花花绿绿和挂满闪闪小灯泡的圣诞树,还有让白敬亭给他买糖果。今年张伟和白敬亭在他们的家里装了一颗圣诞树过节,张伟为了更有气氛还弄了一套圣诞老人的衣服来,准备穿上它过圣诞节。
   
   
    白敬亭看着张伟和个小孩子似的在家里装饰圣诞树,刚装上一个铃铛又把才挂上的小灯泡弄掉了,最后彩带不够了,还抽了白敬亭的鞋带去绑。搞的白敬亭急眼了就凑上来亲白敬亭一口,说用完就还保证不弄坏,都这样了,白敬亭想用吧用吧,不够再抽几根鞋带,反正鞋子他有的是。只是有那么一瞬间白敬亭觉得他还像个欠揍熊孩子。
   
    晚上白敬亭把钱包拍在桌子上很大方的说:“走,为了庆祝过节,哥哥晚上带你下馆子!”
   
   
    张伟问他:“下馆子吃什么?”
   
   
    白敬亭眨着眼说:“当然是烛光晚餐啊!”
   
   
    张伟转过身看了他一眼后又转过身继续捣弄自己的圣诞树。
   
   
    白敬亭想,难道是光有烛光晚餐还不够浪漫??要不加个相声表演?
   
    “小白,如果你执意要弄什么烛光晚餐,我就一个人去撸串。”张伟淡淡地说。
   
   
      回想起上次白敬亭弄的烛光晚餐张伟就头疼。张伟不小心撒了汤在身上,白敬亭忙着帮他擦,结果一拐子把蜡烛弄倒了,差点把人家桌子烧了。张伟和白敬亭手忙脚乱的抢救,结果越忙越乱,东西撒了张伟一身,以至于回家张伟坐在车里闻着自己都闻饿了。
   
   
    白敬亭跨着大步子走到张伟身边,把他捞起来,盯着张伟。张伟都被他盯毛了。
   
   
    “你…你…干嘛?”张伟结巴着问。
   
   
      白敬亭“吧唧”的亲了张伟一口,把张伟亲的更懵了。
   
   
      “我就是喜欢你的直爽和品位,我也想撸串!”白敬亭兴奋极了,张伟和他就是相性好!什么烛光晚餐他也烦的好不好,搞什么浪漫嘛,吃饭点根蜡烛不瘆得慌吗,还老麻烦的。要不是为了给张伟搞点浪漫他才没兴趣吃什么烛光晚餐。
   
   
    张伟 ……
   
    张伟无奈的笑了笑,心累,自己的眼光简直有毒啊……行吧行吧,傻子就傻子,再傻自己喜欢就没辙了啊……
   
   
    所以张伟和白敬亭将画风清奇到底,圣诞节人家情侣吃饭啊,人家情侣看电影啊,人家情侣逛街啊……统统与他们无关,张伟和白敬亭两个人在烧烤店吃得不亦乐乎。
   
   
    吃不得差不多了,张伟拍拍肚皮畅快地大叫一声买单,白敬亭装做没听见继续埋头吃。
   
   
    张伟看看白敬亭不动作,真打算自己掏钱了,等人老板过来结账,一摸裤兜,连张卫生纸都没有。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张伟笑眯眯看着烧烤店老板说“账单给那位帅哥吧…”
   
   
    白敬亭擦擦嘴,问老板自己吃是多少钱。
   
   
    张伟听他这么说立刻炸毛了,什么意思,不给他结,想留他在这洗碗不成?
   
   
    白敬亭看张伟被他逗得脸色都变了也就见好就收。乖乖的买了单。
   
   
    出了烧烤店,走在回家的路上,白敬亭想牵牵小手,没想到张伟骄傲了,就不让牵。
   
   
    张伟想你踏马连吃烤串的单都不给我买,还想牵手?
   
   
    白敬亭自知理亏,也不敢来强的。可是心痒,就是想牵手。
   
   
    “大老师,大老师,大老师……”白敬亭就在张伟旁边嬉皮笑脸的逗他。
   

      张伟被他叫的不耐烦,白了他一眼说:“得了得了,您别跟个安了南孚电池的复读机似的,叫的我心烦。”

  “不生气了?”

  “没生气。”

  “那牵个小手呗?”

  “哎呦喂,这大街上的,俩男的牵手算什么呀……”

    “俩男的怎么了?就准女孩子上街牵手,男孩子就不能拉手了吗,性别歧视呀。”白敬亭正经地反驳张伟。

    “得得得,牵手牵手!”张伟摆出一脸不情愿伸手握住了白敬亭的手,握住手的同时眼里的笑也藏不住了蹦了出来。

      白敬亭回握住他的手,用力捏了一下,笑嘻嘻的说这才对嘛。

      “小白”走着走着张伟突然开口叫了白敬亭的名字。

        “嗯?”

         “其实我觉得吧,你要上交工资卡这个想法真的很不错。”

         ……

   “我想了想,陪你吃喝玩乐睡,就相当于被你包养了,所以包养金还是要有点的。”

    “什么叫包养啊,你能不能正确描述我们的关系!”白敬亭听了他的话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我这叫给自己老婆上交财产,你懂不懂?”白敬亭纠正张伟。

   
“懂懂,您说什么就什么吧,反正为了钱尊严又算什么呢,那您的工资卡以后是不是我给你保管了?”

   “回家就给你拿,为了老婆,钱又算什么呢?再说本来就要交给你,是你不要的。”

    “现在我要了,就冲你一顿串的单都不给我买,我还是要留条后路的。”

     “无所谓啊,钱给您了,我以后就赖着您了。”

   “行,换我包养你得了。”

   “可以,用我的钱包养我……”

   “好了,回家回家,顺带回家试试货,包养我还是挺讲究的。”张伟一脸正经调戏白敬亭。

    在一起久了,张伟的黄腔白敬亭已经能达到秒懂的境界,并且耳濡目染能对回去,但是功力不深,只能在某些运动时身体力行告诉张伟光有嘴皮子功夫是不行的,床上才能见真章!

    “放心,包您满意。”白敬亭说完表情没多大变化,耳朵却红了。

    
     张伟笑了两声也不继续逗他了,心满意足拉着白敬亭回家,还开心的哼起了小曲。

     白敬亭想自己也够呛了,拿自己的钱让人包养自己,还是带服务的……罢了,反正被张伟“包养”很开心,谁想这么多呢。

反正喜欢你就是怎么都好。


取名废,我还想续写,所以…tbc…

评论(2)

热度(41)